欢迎来到湖北省吉林商会

官方微博 | 官方微信 | 客服热线:027-63370056

当前位置在:首页 > 吉商学院 > 决策参考
决策参考    

2012年大国换届 世界会怎样?

发布时间:2017-12-27 21:44:00 点击:
2012年,四个当今世界举足轻重的大国——中国、美国、俄罗斯、法国都将进行领导人换届选举,这对国际格局和中国意味着什么?《环球时报》就此邀请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曲星、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沈丁立、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庞中英和凤凰卫视评论员邱震海进行探讨。
  四大国换届的前景如何
曲星:今年西方国家经济形势普遍不好,社会风潮伴随民众不满情绪,一浪高过一浪。这样的形势对西方国家总统争取连任是非常不利的。先说法国,不顾国内问题重重,还发动了一场利比亚战争,目前法国社会党候选人奥朗德民意较高,对萨科齐连任形成挑战。美国总统奥巴马的连任也很危险。他上台时候说“Yes, we can”(是的,我们能),在如今看来却是“No, we cannot”(不,我们不能)。俄罗斯梅普易位没有悬念。普京上台,对外的立场会强硬一些,体现出俄罗斯的特色。
中国则将继续争取维持和平的国际环境,延长战略发展的机遇期。总体来看,国内经济形势不错,领导人的有序交接也能保证政策的连续性,在连续性中改革,在改革中体现连续。
庞中英:四国都面临深刻的国内挑战,不是谋求必须的变革,就是都谋求政治的稳定和延续性。其中中国和俄罗斯的情况有些类似,中共十八大是一个政治上承前启后的时刻。中俄政权交接的平稳性是可期的,这将为两国下一个阶段的持续发展奠定政治保证。
对于美国和法国来说,现任总统受到金融危机、公共部门的债务危机,及其导致的政治和社会危机的巨大负面影响,他们连任的可能性在降低。法国中左的社会民主党有机会上台。不过,奥巴马谋求连任还有希望,因为民主党内目前没有挑战者,共和党内也没有特别厉害的挑战者。但美国有研究表明,没有哪个总统在失业率超过6%的情况下成功连任。目前美国失业率在9%-10%之间,奥巴马能否创造奇迹,让我们拭目以待。
邱震海:中国换届后,新任领导人将面临的重要挑战,是过于迅速崛起的外部印象和实际艰难的内部转型问题。过于迅速崛起的外部印象导致周边环境日益恶化,而实际艰难的内部转型则导致社会矛盾激化。中国的转型包括从农业国向工业国、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、从封闭社会向公民社会的转型。这其中产生的问题包括民工问题、贫富分化问题、公民权利保障问题等。我想2012年将是中国的一个分水岭。至于两岸关系,我想2012年台湾地区领导人无论是马英九,还是蔡英文,都不会使两岸形势发生逆转。总之,对中国而言,关键还是要做好内部工作,“攘外必先安内”,而外部主要是以静制动,以不变应万变。
  换届后的四国将走向何方
沈丁立:在四国领导人换届后,中国无疑将谋求继续发展,俄罗斯需要平衡好与亚洲和美国的关系,美国需要摆脱经济困境,法国则有心谋求担当塑造资本主义体系改良的设计师。
无论美国谁当总统,美国在近期都会实行收缩政策,更关注国内事务,比如在伊朗问题上,美国已放弃对形势的全面塑造,其底线是既要解决伊朗问题,又不愿同伊朗作战,因此出现“漂泊”。其实,美国在利比亚问题上也已不是“领袖”,被法国推着走而已。2012年换届之后,美国的霸权将有限收缩。未来美国的孤立主义倾向会更明显。而法国尽管实力不够,但它的确更希望成为国际体系改良的领袖,在利比亚它已经做到了,今后它还会推动国际贸易与金融制度的改革。
曲星:2012年,国际上面临的问题很多,首要问题就是经济问题,欧洲国家的债务问题,西亚北非的动荡问题,西方三大经济体的结构性问题,在短期内都很难得到解决。
庞中英:2012年可能是历史上真正的大拐点。在我看来,2012年是下一个政治周期的起点。当四大国的下届领导人都确定之后,未来5年,世界该往哪个方向走就更加清楚了。目前是一个混沌时期,充满政治不确定性,但这一时期随着各国政治尘埃在2012年的落定,不确定性将会过去。一年后的现在,对中美法俄来说,一个新的政治时代将要开始。
  2012年中外关系将怎样
沈丁立:伴随中国在南海权益阐述上的稳健,南海会变得更为和平,相关各方的分歧将开始融化。中国力量强大了,周边国家有更多心理防范,这是自然反应,无需特别担心,需要的是建立合作安全体系,避免无谓与恶性的竞争。在维护公海的公共利益上,中美利益是一致的。在公海上谁也没有特权。循此发展,我国的周边国家将会越来越接受一个正派、正直的中国。2012年起,地区局势将会从乱走向治。
普京上台对中国来说是机遇,会给中国带来新的战略机遇。由于俄罗斯人的民族自尊心特别强烈,甚至有点自大,他们难以接受美国的傲慢,所以俄罗斯人民更愿意梅普交换位置。普京对美国有天生的距离。俄罗斯刻意与美国保持距离,对中国的国际环境是有利的。
曲星:2012年美法两国选举辩论的热点应该都聚焦于国内经济,中国不会成为他国选举的辩论热点,因此中国与世界大国的关系不会因其总统大选而发生大的变化。
邱震海:不管谁当美国总统,美国开始衰败、西方走下坡路的宏观趋势不会变化。未来中美关系的大逻辑也不会改变,合作和冲突并存,没有重大突发性事件的话,很难发生擦枪走火。下一代的中美领导人都面临很多问题,其中不少涉及“全球治理”,比如气候治理和反恐等。我想,在面对“共同房顶漏水”的问题上,中美应建立其全球治理的共识。
不管法国谁上台,中法和中欧关系不会发生大变化。中欧都是文明大陆,有哲学基础,较易对话。但由于欧洲人有着强烈的理想主义色彩,他们对一些政治理念很执着,因此中欧之间在人权、西藏等问题上会有一些边际冲突,但永远不会发生战略冲突。
普京重新执政,但中俄之间的问题可能会越来越多。因为目前合作的基础比较脆弱。中俄之间有上热下冷、政热经冷、老热少冷等局面存在。中俄的合作基础源于冷战结束,可未来双方分别崛起时,中俄可能也会潜藏更多的实际冲突,在能源、天然气等领域的冲突也会变多。中俄之间的经济基础和民间基础尚需加固,需要扎实地做一些工作。(来源: 环球时报)